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移动版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镜子

  镜子
  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说她是坏女孩。所有人包括她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等最亲的人,还有舅舅、舅妈、姑父、姑妈等亲戚,还有村里人。后来不认识她的人,听说了她的事的人也说她是坏女孩。
  她也认为自己是坏女孩。
  因而她做坏女孩应该做的事:文身、染发、逃课、欺负同学、喝酒、抽烟,同社会不三不四的人交往。
  这天星期五下午,上了两节课后第三节课是劳动课,她不想扫操场,更不想落一身灰尘,便想着出校门。起初门卫不开门,她对门卫说:“你还想挨揍?”上回门卫没开门,她就让几个社会上的人揍了门卫一顿。门卫只有乖乖地开了门。
  但她实在没有地方可以去。
  她也不想回家,回家就挨父母的骂。而印象中父母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对她不是打就是骂。母亲也说:“一看到你这个扫帚星,就想起你失踪的弟弟,心里就堵得慌,心也痛,你少在我眼前晃。”她也尽量让母亲不看见她。
  她不知道自己做什么打发时间,无聊的她在路旁的草地上坐下来,习惯性从书包里掏出镜子。她一看,镜子里出现一个小男孩的脸。她对着镜子说:“弟弟,你现在在哪里?已八年了,你现在十一岁了。弟弟,你知道吗?是你把我害成这样……”
  那年她五岁,父母去田地干活,由她照顾弟弟。村里传来拨浪鼓“叮咚咚”的声音,还有“鸡毛换灯草”的叫喊声,她就带着弟弟出了门。“鸡毛换灯草”的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先是给了她两颗糖,她和弟弟一人一颗。后来她的脑子就有点儿晕,眼睛也睁不开,眼前啥东西都成了双份的,还转个不停,身子发软,双腿也没力。恍惚间,只见男人把她弟弟放进了谷箩,她上前拉住谷箩,死死地拉住,不让男人走。男人又拿出一面镜子给她,她竟接了,拉住谷箩的手也松了。
  所有人都说她心恶说她报复心强,说她为了不带弟弟,为了让父母仅对她一个人好,一颗糖、一面镜子就把弟弟给卖了。当然这话先是母亲说出来的,后来所有人都这样说。
  坏女孩的标签就这样贴在她脸上了。
  村里的同龄人再不同她一起玩了。谁同她一起玩,谁就会挨父母的骂:“你也想变得同她一样坏?也想一颗糖、一面镜子就把自己的弟弟卖了?”
  她连说话的人都没有。实在憋得慌,实在想说话时就对着镜子说。这面镜子很神奇,只有她能看到镜子里的弟弟,其他任何人都看不到。
  她对镜子说话时,别人还以为她是疯子呢。她心里说,若没有这面镜子,她真会发疯。
  此时传来呼喊声:“抓小偷,抓小偷。”一个少年往这边跑,一个女人在后面追。少年往她这边跑来了,女人就朝她喊:“帮我抓住他,他偷了我的钱包!”少年跑过她身旁时,朝她笑了下,她也笑了。女人跑到她身边时,她伸出脚一挡,女人绊倒在地上了。女人从地上爬起来时,少年早已跑得不见影了。女人就抓住她,说她和他是同伙。她不争辩。女人要她去派出所。她说好。
  到了派出所,警察给她做笔录。警察先问她名字。她说:“坏女孩。”警察不相信,她说:“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叫我坏女孩。”“你在哪个学校读书?”她说:“我没念书,早被学校开除了。”“你多大了?”“十八岁。”当警察问她与小偷是不是同伙时,她说不是。女人说:“不是同伙,你怎么朝他笑,而且还帮他把我绊倒了?你把我绊倒就是想让他逃脱,不让我抓住。”她又笑:“你说是就是。”又对警察说:“你把我抓起来吧,我还没蹲过派出所呢,很想尝尝蹲派出所的滋味。”警察说:“你先让你父母来这一趟。”“我父母都死了。谁抚养我?我都十八岁了,成年了,早自己抚养自己了。”但警察检查她包时,见到了初二的课本,又见作业本上写了学校的名,便给学校打电话。她就叹口气:“唉,蹲不成监狱了。”警察问:“你为什么想蹲监狱?”她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一到家,迎接她的又是母亲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你回家干吗?咋不死在外头?你可以跳河呀、撞车呀、割手腕呀、上吊呀、跳楼呀……早死早超生。你多活一天,我就被你气得少活一天……”
  父母睡下后,她又对镜子说起话来:“弟弟,姐姐好想你好想你现在就能回家。你回家了,他们就不会这样厌烦、仇恨我……”她对镜子一说就说个没完。
  没多久,从派出所传来消息:邻省的一个少年很像她那被拐跑的弟弟。
  喜极而泣的父母忙去医院做DNA检测。
  检测的结果是邻省的少年就是她弟弟。
  警察带着父母去接她弟弟时,母亲竟要她一起去。她坚定地摇摇头。
  晚上,她一个人在家,又对着镜子里的弟弟说了许久的话:“……弟弟,不是我不想见你,是我怕见你,一见你我就想到我是怎么变坏的,那我永远不会快乐。你也不想姐姐不快乐吧?既然你要回家了,我在家就更是多余的人了,我原来还想着找不到你了,我要给父母养老送终……弟弟,让姐姐最后亲你一下。”她噘着嘴对着镜子里的弟弟亲了一下,然后就把镜子狠劲往地上一摔,“哗”的一声,陪她八年的镜子碎成了渣。
  天一亮,她就背着书包出了门。
  到了火车站,她不知买去哪儿的票,在火车站里走来走去。
  一个脸上有疤的男人注意她很久了,他把吸了半截的烟狠狠地摔在地上,拿脚踩灭了烟头,然后朝她走去。
  责任编辑/谢昕丹
  绘图/舟 颜 (责任编辑:千千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