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嫁母亲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6年20期 荐稿者:小川糸 阅读量:
  一天晚上,我正在泡澡,母亲进来,说:“女儿,我有话跟你说,可以吗?”
  她用脸盆舀起热水浇在自己身上后,便径自跨进浴缸。热水瞬间满溢。
  我急忙要起身,她却像在说“不要走”似的按住我的肩膀。
  妈妈虽然没有醉,却是一副醉意迷蒙的愉悦表情。 嫁母亲
  初 恋
  “其实,我遇到修学长了,是偶然重逢的。”妈妈说。
  她用双手掬起热水,扑在脸上。
  “修学长?”
  “河豚宴时你不也听到了?就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约好要结婚的。”妈妈的声音缥缈,音色和用语都和平常不同。
  我很不高兴,忍不住凝视着妈妈的侧脸。难道妈妈疯了?但她像在演独角戏般,一直看着前方继续说:“修学长完全没变,虽然我们都三十多年没见了,而且都上了年纪,可是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点儿都没变。”
  我瞄了妈妈一眼,她的脸庞像成熟的桃子般,染上了淡淡的红色。
  这段唐突的话语,听得我脑中一团乱。我猜妈妈已经说完了,于是跨过浴缸边缘站起来。反正,这些话洗澡后也可以听……但就在那一瞬间,一句话似断头台上的利刃,从天而降。
copyright 17kqk

  妈妈说她得了癌症,只剩下几个月的生命,而她的主治医师就是她的初恋情人修学长。妈妈形容自己“快乐而幸运”,能和初恋情人重逢的喜悦,胜过恐惧。但我完全无法理解。
  对我来说,妈妈好强,是总和我吵架的对手。我从没看过她哭泣的脸,认为她有不死之身。我一直相信妈妈是我怎么捶打都不会坏掉的沙包。有着连妖怪都不敢挑战的强韧精神的妈妈,会被病魔打倒?我曾深深相信,唯独妈妈和这种事情无缘。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三个祖母和一个婴儿

    自难民潮爆发以来,帕特萨里斯一直追踪拍摄难民危机,他深知:作为难民危机风暴中心的...

  • 味道

    发小郑直要请我去他奶奶家吃饭。郑直的奶奶做菜是真的有绝活儿,想到这点,我就来了精...

  • 不爱接班的孩子

    L先生是我多年的企业家朋友,在南方办有一家大型家电制造企业。有一次,我去他那里做...

  • 天堂

    在我的想象中,通往天堂之门的是一条金光大道,路两旁全是喝水的、食言的、像彼拉多那...

  • 完美的错误

    2015年9月,大众汽车爆出丑闻,该公司在车中安装了作弊软件,可以自动判定汽车是否处...

  • 我为何拒绝消费

    柏林科特布斯水坝边的那个蔬菜商已经认识我了。他指向蔬菜摊后面的两个大木箱,里面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