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你在大雾里得意忘形

来源:读者 2016年20期 作者:铁凝
  那时,我在冀中乡村,清晨在无边的大地上常看见雾的飘游、雾的散落。看雾是怎样染白了草垛、屋檐和冻土,看由雾而凝成的微小如芥的水珠是怎样湿润着农家的墙头和人的衣衫、面颊。雾使簇簇枯草开放出簇簇霜花,只在雾落时橘黄的太阳才从将散尽的雾里跳出地面。于是大地玲珑剔透起来。此时,不论你正在做什么,都会情不自禁地感谢能拥有这样一个好的早晨。太阳多好,没有雾的朦胧,哪里能彰显太阳的灿烂、大地的玲珑?
  后来我在新迁入的这座城市度过了第一个冬天。这是个多雾的冬天,不知什么原因,这座城市在冬天常有大雾。在城市的雾里,我再也看不见雾中的草垛、墙头,再也想不到雾散后大地会是怎样一派玲珑剔透的景象。城市的雾只叫我频频地想到一件往事,这往事滑稽地关系到猪皮。小时候,邻居的孩子在一个有雾的早晨去上学,过马路时不幸被一辆雾中行驶的汽车撞破了头颅。孩子被送进医院,做了手术,出院后脑门上便留下了一块永远的“补丁”。那“补丁”粗糙而鲜明,显然有别于他自己的肌肤。人们说,孩子的脑门被补了一块猪皮。此后,每当他的同学与他发生了口角,就残忍地直呼他“猪皮”。
  城市与乡村的不同,也包括诸多联想的不同。雾也显得现实多了,雾使你只会执拗地联想起包括猪皮在内的实在和荒诞不经。城市有了雾,会即刻变得不知所措起来。路灯不知所措起来,天早该大亮了,灯还大开着;车辆不知所措起来,它们不再像往日里那样神气活现、煞有介事,大车、小车不分档次,都变成了蠕动,城市的节奏便因此而减了速;人也不知所措起来,早晨上班不知该乘车还是该走路,此时乘车大约真不比走路快呢。
  我在一个大雾的早晨步行着上了路,我要从这座城市的一端走到另一端。我选择了一条僻静的小巷一步步走着,我庆幸我的选择,原来大雾引我走进了一个自由王国,又仿佛大雾的洒落是专为陪伴我的独行,我的前后左右只有不到一米的清晰距离。原来一切嘈杂和一切注视都被阻隔在一米之外,一米之内才有了“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气派,这气派使我的行走不再有长征一般的艰辛。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