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敲门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6年21期 荐稿者:贾平凹 阅读量:
  有人问我最怕什么,我答:“敲门声。”在这个城里我搬了五次家,每次是那么一室一厅或两室一厅的房舍,门终日都被敲打如鼓。每个春节,我去郊县的集市上买门神,将秦琼、敬德左右贴了,二位英雄能挡得住鬼,却拦不住人,来人的敲打竟也将秦琼的铠甲敲烂了。敲门者的敲门声一般有规律,先敲几下表示文明礼貌,等不到开门,节奏就紧起来,越敲越重,似乎不耐烦了,以至于最后“咚”地用脚一踢。如今的来访者,谦恭是要你满足他的要求,若不得意,就是传圣旨的宦官或是有搜查令的警察了。可怜做我家木门的那棵树,前世或是小媳妇,或是公堂前的受挞人,罪孽深重。
  我曾经是一有敲门声就去开门的,一边从书房跑出来,一边喊:“来了来了!”来的却都是令人莫明其妙的角色,几乎干什么的都有,而一律是来为难我的,我便没完没了地陪他们,我感觉我的头发就这么一根根地白了。以后,没有预约的我坚决不开门,但敲打声使我无法读书和写作,只有等待着他们走开。贼也是这么敲门的,敲过没有反应就要撬门而入,但我是不怕贼的,贼要偷钱财,我没钱财,贼是不偷时间的,而来偷我的时间的人却锲而不舍,连续敲打,我便由极度的反感转为欣赏:看你能敲多久?!终于是不敲了。可过一会儿,敲声又起,才知敲者并没有走,他的停歇或许是因为敲累了,或许以为我刚才在睡觉或上厕所,为此敲敲停停,停停敲敲,非敲开不可。我只有在家不敢作声,越是不敢作声,喉咙越发痒,想咳嗽,小便也憋起来,我恨我成了一名逃犯。 本文来自织梦
  狡兔三窟,我想:我还不如只兔子。这么大的城里,广厦千万间,怎么就没有一间秘密房子,让我安静地睡一觉和读书写作呢?我当然不敢奢望有深宅大院,有门子可以挡驾。有那么一小间屋子放张桌子和小床即可,但我没有。以至于我在任何地方去上厕所,都设想有这么个地方,把蹲坑填了,封了天窗,也蛮好嘛。我的房间从来是一室一厅或两室一厅,前无院子,后无后门,什么人寻我,都是瓮中捉鳖。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