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树懂人间事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7年20期 荐稿者:刘亮程 阅读量:
  仓房是从来不让外人进去的,里面装着我们家所有的粮食,还有农具、皮货之类。这些东西,都是不能让外人看见的,尤其仓里的粮食,那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秘密,是多是少,不可外泄。仓房没有窗户,只在接近屋顶的高墙上,开了两个通风用的小洞口,房子里,黑得啥都看不见。我们小的时候,谁也不敢进去。门用很大的铁锁锁着,钥匙在母亲那里。有时,她打开门,进去摸索半天,端出一盆苞米或麦子。仓房里装着我们家一年的粮食,有时是好几年的粮食,粮堆顶到了房顶。个别的年成,仓里所剩无几,我们节省着吃,半饱半饥,熬到又一年的麦子成熟。
  无论多少,粮食都被锁在仓房里,就像我们一家人躺在那些长夜里。我们的睡眠像粮食一样,没有人知道。没人知道我们梦见什么,也没人知道我们没梦见什么。当这一家人安静地睡着,谁敢说他们只是简单地活着?他们像被伐倒的树一样,横躺一炕的长短身体,仅仅是为睡好了再起来干活吗?在这场意味深长的睡眠中,他们中间的一个人突然从土炕上坐起来,穿好衣服,梦幻般地飘走。在外面,他看到月光将村庄和田野映衬得同白天一样。
  父亲和陈吉民经过一下午的讨价还价,终于在天黑后说定:我们家五间大房子、两间小耳房,加上牛圈,总共卖七百八十块钱。父亲想争到八百块钱,费了很多口舌,没争上去。晚上,一家人在油灯下吃饭,父亲说:“陈吉民太心细,把我们家房顶的椽子挨个数了一遍。” 17kqk.com.com
  “数了多少根?”我问。我们天天躺在屋顶下面,也没数过有几根椽子。
  “他数了八十七根。”父亲说。
  “不过,仓房里的没数上,屋里太黑,看不清。我说二十根,陈吉民不信。出来数了屋檐下的椽子头,只有十五个椽头。其实两个是假的,盖房时压上去的。幸亏仓房里看不清,都是些烂椽子,要是看清楚了,说不定他还不出这个价呢。”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