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四哥的故事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7年20期 荐稿者:韩浩月 阅读量:
  我从上海一家影院里跑出来,找到网约车,冒雨赶往酒店,心中带着一点儿焦虑和犹疑。下车后,我快步进入酒店大堂,约我在这里见面的四哥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他几乎用“一把抓”的方式认出我,尽管我们已经有近三十年没见面。
  四哥的故事
  神秘的四哥
  我出生在山东临沂最南端的一个村子,村名叫大埠子。往南四五公里,就是江苏的地界。
  四哥大约两年前加我为微信好友。此前他给我打过两三通电话,主要内容就是介绍他是谁,讲述他与我的童年往事。他热情地说起他与三叔喝酒的时候常常谈起我,我也很热情地回应着,内心却疑惑:“这是从哪里跑来的四哥?”
  四哥也姓韩,但与我没有血缘关系。我自打成年之后,脑袋里装的东西太多,许多童年记忆都被覆盖了。我忘了很多事,忘了很多人,自然也不太记得同村的四哥。但在他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和手的时候,一股熟悉又亲切的气息扑面而来——那是属于大埠子的味道。
  在大埠子这个无比偏远的小村庄内部,有许多无法用文化或者传统来解释的事物,它们隐秘、幽冷,令人不敢触碰。

本文来自忆期刊


  四哥带来了大埠子的故事,也将那个在我心中逐渐淡化的村庄复活了。
  死亡的阴影
  四哥比我大四五岁,上小学的时候,正赶上饥荒年代的尾声,家里米缸空空。有一天四哥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堂屋门紧锁着,大人在湖里(耕地里)干农活。被饥饿折磨得百爪挠心的他,搬起半边门,硬生生挤开一条缝,钻了进去。
  家里任何角落都找不到现成可吃的东西,但这难不倒四哥。他眼睛一亮,发现了母亲腌制的一盆咸菜疙瘩,于是一个个吃了下去,直到吃得整个胃几乎要被胀破。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