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水手舅舅

来源:读者 2016年22期 作者:玛丽·安·兰姆
  我爸爸是乡村教堂的副牧师,教堂距阿姆维鲁有八公里左右。我生在紧挨着教堂墓地的牧师住宅里。我最早记得的事情就是爸爸指着一块墓碑上的字母教我认字,这块墓碑就竖在我妈妈坟墓的上首。我常常去轻轻敲爸爸书房的门,我觉得我现在还能听见他这样说:“谁呀?你要干吗呀,小乖乖?”“去看妈妈,去认好看的字母。”每天总要有好几次,爸爸把书和讲稿放在一边,带我到这地方来,让我指着认每一个字母,然后教我拼读。就这样,我用妈妈墓碑的墓志铭作启蒙读物和拼读课本,认起字来。
  有一天,我正坐在横跨教堂墓地篱墙的台阶上,有位先生从那儿路过。那时候,我正在拼我妈妈的名字,郑重其事地念出“伊丽莎白·威利尔斯”这个名字。我的声音被那位先生听见了,他是詹姆斯舅舅,我妈妈的兄弟,海军上尉。爸爸和妈妈结婚后不久,他就离开了英国。他在海上航行了好多年之后,现在又回到故乡,来探望妈妈。虽然妈妈死了已经有一年多了,舅舅却一直没得到她去世的消息。
  舅舅看见我坐在台阶上,又听见我念妈妈的名字,就紧盯着我的脸看,他越看越觉得我像他姐姐,就料到我可能是他姐姐的孩子。当时我太专心了,没注意到他,照旧拼个不停。“你拼得这么好,是谁教给你的呀,小姑娘?”舅舅问。“妈妈。”我回答道。因为我当时心中总影影绰绰地认为,墓碑上的字,就是妈妈的一部分,拼字就是妈妈教给我的。“那么妈妈是谁呀?”我舅舅问。“伊丽莎白·威利尔斯。”我答道。这样一来,我舅舅就管我叫起“亲爱的小外甥女”来了,还说他要跟我一起到妈妈那儿去。他攥住了我的手,想要领我回家去。他想,他姐姐要是看见了自己的小女儿把这个多年不见的水手舅舅领回家来,准会又惊又喜!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