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文学的另一面就是梦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7年20期 荐稿者:苏童 阅读量:
  对人类生活来说,“梦”是一个不得不谈的词。想必大家脑海中有无数关于梦的说法和故事,其中最耳熟能详的莫过于美国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演讲《我有一个梦》。这个关于自由的“梦”影响了后来的一代人,包括他们的思维方式和语言方式。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作家斯特兹·特克尔写了一本书《美国梦寻》。20世纪80年代初期,当我第一次读到这本书时,在集体性意义上,我看到了美国人如何“做梦”。当然,这两个“梦”的内涵各有侧重。马丁·路德·金的梦是关于种族、尊严、公平、自由的梦;而我读到的“美国梦”,刻画了形形色色的人物——有大学教授,还有妓女——以及他们的“美国梦”。
  文学的另一面就是梦
  作为一个写作者,当把文学与梦相连时,我本能地想到《红楼梦》。在我很小的時候,第一次接触竖排版的《红楼梦》。那时我还看不懂内容,再加上书是繁体字的,就更增添了我的疑惑:不就是一个梦吗,怎么这么厚,怎么能写这么长呢?后来,自己成为一个阅读者,就知道《红楼梦》是一个梦,可也不全是一个梦,它多半是人生。
  真正对我的文学思想、创作乃至语言方式产生影响的是美国黑人女作家托尼·莫里森的梦。我喜欢对朋友讲述她从事文学创作的动机,即她文学道路的发端。莫里森的祖母也是黑人,文化程度不高。祖母有一个爱好,她特别喜欢“解”自己的梦:做完梦,她会为别人拆解、分析她的梦。这可算她的一大精神享受。可是,一人之力毕竟有限,耗尽了自己的素材之后,她便常常向孩子们“讨梦”。莫里森就是其中一个。这个小姑娘最初感到很厌烦,但是祖母用一美元买一个梦的诱惑太大了。正因为这种利益驱动,她开始为祖母讲述自己的梦。小孩其实没有那么多梦,即使有,也不能完全记得住。可是她又很想要那一美元,于是,莫里森就开始编造她的梦。莫里森认为,这便是她最初的创作:不是发端于文字,而是发端于讲述。“编一个梦”,我认为这是对某一类人、某一种写作生活非常精妙的暗示和比喻。联想到我自己,我的童年经验虽与莫里森的相差甚远——两个民族、两个地域、两个时代、不同的意识形态——但从某种意义上说,童年本身是公平的,因为它充斥着故事,充满着梦幻。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