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我要留住这一天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读者 2016年20期 荐稿者:冯骥才 阅读量:
  在我的私人藏品中,有一个发黄而陈旧的信封,里面装着十几张唐山大地震后一切化为废墟的照片,那里曾是我的“家”。还有一页大地震当天的日历,薄薄的白纸上印着漆黑的字:1976年7月28日。
  变得怎么异样?是过于沉重吗?是曾经的一种绝望又袭上心头吗?记得一位朋友知道地震中我家覆灭的经历,便问我:“你有没有想到过死?哪怕一闪念?”我看了他一眼。显然这位朋友没有经历过大地震,不知这种突然的大难降临是何感受。 我要留住这一天
  如果说绝望,那只是在地震猛烈地摇晃的那几十秒钟的时间里。我感觉这次大地震持续的时间实在太长了。后来我楼下的邻居说,在整个地动山摇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喊,叫得很惨,但我不知道自己在叫。
  我的家在唐山大地震中化为一片瓦砾。墙角的一堆砖石差点埋葬了我和儿子。
  当时由于天气闷热,我睡在阁楼的地板上。在我被突如其来的狂跳的地面猛烈弹起的一瞬,完全出于本能,我扑向睡在小铁床上的儿子。我刚刚把儿子拉起来,小铁床的上半部就被一堆塌落的砖块压下去。如果我的动作慢一点,后果不堪设想。我紧抱着儿子,试图翻过身把他压在身下,但已经没有可能。小铁床像大风大浪中的小船那般颠簸。屋顶老朽的木架发出嘎吱嘎吱可怕的巨响,顶上的砖瓦大雨一般落入屋中。我亲眼看见北边的山墙连同窗户,像一面大帆飞落到深深的后胡同里。闪电般的地光照亮我房后那片老楼,它们全在狂抖,冒着烟土,声音震耳欲聋。然而,大地发疯似的摇晃不停,好像根本停不下来了,我感到楼房马上要塌掉。睡在过道上的妻子此刻不知在哪里,我听不到她的呼叫。我感到儿子的双手死死地抓着我的肩背。那一刻,我感到了末日来临。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三个祖母和一个婴儿

    自难民潮爆发以来,帕特萨里斯一直追踪拍摄难民危机,他深知:作为难民危机风暴中心的...

  • 味道

    发小郑直要请我去他奶奶家吃饭。郑直的奶奶做菜是真的有绝活儿,想到这点,我就来了精...

  • 不爱接班的孩子

    L先生是我多年的企业家朋友,在南方办有一家大型家电制造企业。有一次,我去他那里做...

  • 天堂

    在我的想象中,通往天堂之门的是一条金光大道,路两旁全是喝水的、食言的、像彼拉多那...

  • 完美的错误

    2015年9月,大众汽车爆出丑闻,该公司在车中安装了作弊软件,可以自动判定汽车是否处...

  • 我为何拒绝消费

    柏林科特布斯水坝边的那个蔬菜商已经认识我了。他指向蔬菜摊后面的两个大木箱,里面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