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文学文摘》》读者》》

蒸饭匠

来源:读者 2016年21期 作者:李婧
  在爷爷走后的第一天,家里就来了专门做红白喜事的人。十来张餐桌摆起来,大篷搭起来,平常干净敞亮的院子瞬间就有了葬礼的仪式感。
  当第一顿午餐许多人都围在一个大木桶前盛饭时,大家立马就发现了这米饭的与众不同之处。首先是那氛围就很特别。有人打开木制的桶盖,热气涌上来。盛饭的人都要排队,用铁铲铲一碗,端着碗回到饭桌前,香味自然就弥散在院子里。
  大家赞不绝口。
  “这个饭香,用木桶蒸的。不是煮的!”
  “蒸这个饭有讲究,要不停添水,跟一般的煮饭不一样。”
  “那个老师傅蛮有名的。他会烧。”
  我扒了一口米饭,有木头的味道,也有空气的味道,木香渗进了米粒的每一个分子,吞一口米饭,就像吞进阳光晒过的空气──太好吃了。
  饭后人们都围坐在木桶四周,听老人讲蒸饭的诀窍。
  老人滔滔不绝,面带微笑,一边抽着烟,一边把木桶里剩余的米饭扒开——我们看到了一个竹制的筛子,蒸屉般兜住了上面的米。
  “噢!原来下面没有底!”大家惊呼。
  老人说这个蒸屉是他特意找来的,这样蒸饭不粘锅,透气。他娴熟地用锅铲捣了捣米饭,就像农民给田地松土那样自然。
  葬礼的第二天,仪式还在继续。院子里做菜的三个厨师有条不紊地在准备,络绎不绝的客人一拨一拨地走进家里。他们伴随着一担又一担的丧礼,还有哀乐的鼓号齐鸣,十分喧闹。
  我感到很沉重,透不过气来,就走出院子,和蒸饭的老人聊起了天。
  老人姓孙,叫孙广禄,是溧水沙河一带孙家圩的人。知到他的年龄后我被吓了一跳,78岁,比我爷爷小10岁,但也年近80了。他竟然独自蒸几十斤的米,力气不小。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